一九四七年二月十二日 –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Bar套装 | DIORMAG

12 二月
历史财富

一九四七年二月十二日 –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后台探秘

熙攘的人群涌入蒙田大道30号,模特试衣间内逐渐充溢喧嚣的人声。在这个狭小的房间内,女模们身着时装设计大师的首个系列成衣,即将惊艳登场。

©

Eugene Kammerman/Gamma-Rapho

早在创立自己的同名时装屋之初,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便选拔了一支由“年轻女孩们”组成的模特队伍。从试衣到最终定型,女孩们的靓丽身影陪伴着Dior迪奥先生的每一个设计环节。他曾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到:“连衣裙和女模互不可分,正如连衣裙和面料一样相依相存。我的模特为我设计的连衣裙注入了生命”。Noëlle、Paule、Yolande、Lucile、Tania和Marie-Thérèse都成为了他亲密的合作伙伴。他亲切地称女模们为“宝贝”,她们都有着千差万别的美丽风姿,或成熟稳重,或青春逼人,或黠慧伶俐,或质朴无邪,每个人都能凭借独特气质来演绎大师心目中的理想形象。

十点半即将到来,整个模特间被紧张的氛围所笼罩。发型师和彩妆师为女模们添上最后的点睛之笔,后者马上就要脱下白袍,穿上崭新的时装。裁缝们在工坊内对系列作品进行最后的调校,造型师则忙着搭配女帽、珠宝和配饰。Marie-Thérèse神情紧张,她将担任首场时装秀的开场模特。当场务喊出“一号!Number one”时,她讯速地掀起灰色的罗缎隔帘,迈着流畅、优雅、高贵的步伐,穿越一间又一间大厅,一直走到主阶梯处。女模们都需按照精准的顺序,穿越相同数量的走道。首先亮相的是套装和都市类服装,随后的女模以盛装登场:鸡尾酒礼服、晚宴礼裙,或长或短的裙裾仿佛焰火般在大厅内绚烂绽放,使得嘉宾席上爆发出阵阵如雷般的掌声……最后压轴登场的是一款款点缀精美刺绣的舞裙以及一款新娘礼服。本次时装秀的成功毋庸置疑。在嘉宾们的欢呼下,时装设计大师眼含热泪,登上了属于自己的秀场。本场大秀为他日后的生活带来了颠覆性的巨变,他在回忆录中感叹道:“无论我在日后又经历了哪些愉快的时光,没有任何时刻能让我拥有超越当时的感受”。

12 二月
历史财富

一九四七年二月十二日 –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 Jungle印花

在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看来,“创新是时尚精髓”,这也是他自1947年推出首场时装秀后不断贯彻的理念。秉承这一创新精神,他成为首位对豹纹进行全新演绎,并将其用于面料装饰的时装设计师, “Jungle”印花便由此而来。

©

Photo Pat English

自首场时装秀起,克里斯汀·迪奥便不断通过自己的方式来展现诠释传统的乐趣。面料的选择至关重要,因为它是高级定制的基本元素之一。时装设计大师自有心爱的图案:条纹是男装的经典元素,豹纹则是展现强劲力量的最佳象征。

正如他在回忆录中所说,作为一名时装设计师,他总是习惯在身边找寻 “能让明日的街头变得更加鲜活的色彩”。他的灵感缪斯Mitzah Bricard 女士总是习惯在手腕上缠绕一条豹纹丝巾,这种个性鲜明的时尚风格为他提供了无尽的创作灵感,使他决定将豹纹元素纳入1947年设计的作品当中。克里斯汀·迪奥和里昂的丝绸制造商Bianchini-Férier 独家开发出了名为Jungle的印花织物,并将这一面料首次用于AfricaineJungleReynold这三款作品。这些点缀豹纹印花的绉纱或平纹细布连衣裙线条性感纤柔,很快便深受女性好评,自此奠定了豹纹印花在高级定制中地位。随后,克里斯汀·迪奥更将这种印花视为品牌的时尚元素之一,不仅在成衣系列中大量使用,还将其用于配饰和香氛设计。在插画师René Gruau于1949年为Miss Dior迪奥小姐香氛绘制的经典插画中,一支纤纤玉手轻轻搭在猎豹的一只前爪之上。品牌于1955年推出一款点缀豹纹的雨衣,在收到热烈反响之后,更于1960年设计出一系列豹纹内衣与成衣系列。品牌的继任者们继续从Dior迪奥先生的设计天地中汲取灵感,以全新视角不断解读这一经典元素。1997年,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在当年的春夏季高级定制系列中自然而然地沿用了这一元素:他为一款名为Mitzah Dior的连衣裙添加了手工绘制的精美豹纹印花。Mitzah女士曾给Dior迪奥先生带来了无尽灵感,在他的自传中,他将她视为“唯一一位把优雅看做生命之本的女性”。她的野性魅力、果敢态度和优雅气质至今依然象征着Dior迪奥的品牌特色。

12 二月
历史财富

一九四七年二月十二日 –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Bar套装

纤细的腰肢、丰盈的臀线、柔和的肩臂、优雅的胸型,这就是“新风尚”所缔造的女性形象。Dior迪奥即将迎来首场时装秀的七十周年纪念。借此良机,让我们共同回顾此款标志性Bar套装为女性带来的时尚剧变。

©

Eugene Kammerman/Gamma-Rapho

傍晚时分,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总是习惯到附近的雅典娜广场酒店(hôtel Plaza Athénée)小斟几杯美酒,这里不仅是他散心消遣的必经之地,也为他提供了源源不绝的设计灵感,使他打造出首个成衣系列中的标志性套装。在本系列的九十个成衣款式中,Bar套装最受人青睐,自1947年首次亮相,便被各大报刊广为报道。低调的色彩和谐交融,服装结构层次分明,新风尚的标志性廓形就此诞生,并与CorolleEn Huit两大全新系列的独特风格融会贯通。在时装设计大师的委托下,时任套装工坊首席裁缝的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用山东绸构建出上衣廓形,并精心打造出了贴颈衣领和圆润的垂尾。不仅如此,他还借助数量繁多的夹子和开缝,用近乎数学演算般的精准手法来裁剪布料,因为克里斯汀·迪奥希望能令“身体线条更加纤细而使腰肢曲线保持连贯”。但在首次试衣时,套装的垂尾落在了Tania过于纤瘦的髋部,必须添加垫料才能凸显曲线……年轻的服装设计师心生一计,去街角的药店购买了外科专用的纯棉垫板,多次折叠后终于获得了所需的效果。最终的试衣效果居然出人意料!为了给黑色羊毛半身裙打造出理想的褶纹,他使用了近十二米的面料,这还不包括绢纱衬裙所用的布料。为了使套装更显优雅精致,克里斯汀·迪奥重拾被人遗忘的制衣传统,用密织棉布和塔夫绸打造出三米长的衬里。经过一百五十多个小时的精工细作,Bar套装终于问世。

这款传奇套装已成为品牌经久不衰的经典款式,纵然时光流逝,却依然历久弥新。在克里斯汀·迪奥设计的其他系列中,它的圆润曲线总是悄然浮现,忠实传承Dior迪奥风格。时装设计大师的继任者们也不断推陈出新,以独特视野对其进行新颖解读。七十年后,Maria Grazia Chiuri在二零一七年春夏成衣系列中,将套装与透明半身裙和点缀文字印花的T恤巧妙混搭,更显新颖独特。

12 二月
历史财富

一九四七年二月十二日 –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Miss Dior迪奥小姐

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希望给当时的女性带来一场颠覆视野的时尚变革,因此决定在推出个人首秀的同时,向公众展示他的首款香氛——Miss Dior迪奥小姐。此款香氛勾勒出一位清爽感性且经典隽永的年轻女性形象,今天将是她诞生七十周年纪念。

©

Association Willy Maywald/ADAGP, Paris 2017

再多喷点儿香水!”首场高级定制时装秀即将开场,嘉宾们已纷纷抵达蒙田大道30号公馆,克里斯汀·迪奥依然在大厅内穿梭往来,以完成最后的准备工作。在他看来,一切都需完美和谐,只有这样才能淋漓展现他心目中的理想女性形象:性感、快乐、果敢……从衬托身体曲线的高级定制连衣裙,到撩人心弦的扑鼻幽香,秀场的所有元素彻底颠覆了人们以往的认知。Miss Dior迪奥小姐的香韵在空中弥漫,令嘉宾们更加迫不及待地走入秀场。这是与新风尚(New Look)密不可分的新香调(new scent)。克里斯汀·迪奥曾在自传中写道:“我之所选择成为调香师,是希望女性能在穿上我的服装的同时,留下令人渴望的香韵”。

克里斯汀·迪奥希望把Miss Dior迪奥小姐打造成一款“散发爱情气息的香水”,这与当时流行的过于浓重的香水形成了鲜明反差。在举办时装秀的前几周,他像设计高级定制连衣裙一样精心调创这款香氛,直至获得完美的香调组合。这是一款散发清新柑橘香调的香氛,鼠尾草和佛手柑组成的头调倏尔转变为玫瑰馥郁柔和的中调,间或点缀青苔和广藿香的独特暖香。这是一款散发青春气息的优雅香氛,现在急需找到与其相称的名称。在2月12日到来之前的某一天,克里斯汀·迪奥依然在为起名而苦思冥想,他亲爱的妹妹突然间闯入了办公室。时装设计大师的灵感缪斯和时装顾问 Mitzah Bricard女士笑道:“看,这不是迪奥小姐吗!Miss Dior,迪奥小姐……自1947年起,这个“于偶然中诞生”的香氛名称俨然成为女性魅力、优雅气质和魅惑风情的象征。在品牌首席调香大师François Demachy的精彩演绎下,这款香氛已成为Dior迪奥名副其实的标志性佳作,令今日的年轻女性韵中有韵,香外生香。

12 二月
历史财富

一九四七年二月十二日 –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新风尚时装秀

七十年前的同一天,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正式发布了他的首场时装秀。尚不知名的设计师即将凭借他打造的CorolleEn 8系列,以及同期推出的首款Miss Dior迪奥小姐香氛,征服世人之心。欢迎共同回顾这个颠覆女性时尚理念的重要事件。

©

Eugene Kammerman/Gamma-Rapho

一九四七年二月十二日。这天清晨,巴黎的气温只有零下六度。这是春夏时装发布季的最后一天,正好赶上了自1870年以来最冷的冬季。克里斯汀·迪奥早早来到蒙田大道。街道还很安静,但30号公馆已被紧张与兴奋的氛围所笼罩。卡门·科尔(Carmen Colle)熬夜完成了一楼小店的装饰布景。楼上,花匠们大清早便开始用上千株香豆、玫瑰、白色铃兰以及蓝色翠雀花来装饰秀场,营造出一派美轮美奂的景致。空气中喷洒了几升的Miss Dior迪奥小姐香氛,嘉宾们也有幸提前探索时装设计大师暨调香大师于同年年底正式推出的首款香氛。十点钟,精品店入口已围满接踵摩肩的人群。在女迎宾的带领下,宾客们分为三人一组依次入场。不到三十分钟,点缀珠灰色和白色墙面的大厅已挤满黑压压的人群,就连主阶梯上都站满了人。这间小巧的公馆还迎来了国际媒体和众多品牌挚友,如美国版《Vogue》杂志的主编Bettina Ballard、艺术家让·古克多(Jean Cocteau)、亨利·绍盖(Henri Sauguet)、克里斯汀·贝拉尔(Christian Bérard)、英国大使夫人Lady Cooper、路易丝·德·威尔莫兰(Louise de Vilmorin)……大家都准时抵达了现场。突然间,嘉宾席变得鸦雀无声,转而响起的是织物轻柔的摩擦声,时装大秀正式开始。靓丽的身影鱼贯而出,酷似一株株盛放的鲜花,与CocotteCythèreColibriCaprice等充满诗意的名称相得益彰。登场的九十个造型是女性魅力的极致象征。在这个依然饱经战争创伤的法国,克里斯汀·迪奥为众人呈现了一幅奢华丰美的幻景。不仅如此,为了展示作品Chérie点缀太阳褶纹的巨大裙摆,他还在秀场大胆铺设一条长达二十米的海蓝色罗缎。他用纤细的肩线和玲珑的腰肢勾勒出了“新风尚”(New Look)的全新廓形。虽然各大法国报刊当时正在罢工,但这个由《时尚芭莎》女主编Carmel Snow发出的惊叹之词很快便传遍全球。这场时尚盛宴令观众席掌声如雷。克里斯汀·迪奥用柔美的线条驱逐了战争遗留的单板造型,令女性的身体羽化升华。这场新风尚唱出了时代的旋律,彰显了女性渴望取悦自我,追求幸福的心愿。

11 二月
全新作品

二零一七春夏系列广告大片:Dio(R)evolution

在Maria Grazia Chiuri为Dior迪奥设计的首个系列中,女设计师对品牌的经典元素与时尚代码进行了全新诠释:Lady Dior手提包的藤格纹图案与精致铆钉形影相照,并点缀新颖吊饰,Bar套装的廓型经过另类解读,晚宴包的塔罗牌图案向Dior迪奥先生对命运的信仰致敬,时装设计大师的名称则经过巧妙加工,为手提包、帖颈项链和凉鞋注入无限美感。

10 二月
全新作品

二零一七春夏系列广告大片: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

“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这是本系列一款T恤上的印花文字。这句话就像一句宣言,是女权主义作家Chimamanda Ngozi Adichie于2014年所发表的论文的标题。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女士赞同且分享这种女权主义理念,她以这样一位女性形象为蓝本,设计出多款巧妙玩味品牌名称的手提包和手袋,营造出一种介于现代与传统的时尚风格。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