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ville_intro_vzg_01
granville_situation_vzg_02
granville_enfance_vzg_03
xxxxxxtitgranville_nostalgie_vzg_04rexxxxxx
Rhumbs别墅

Rhumbs别墅

庄园俯瞰大海,优雅面对一切狂风暴雨。晴朗的日子里,人们甚至能望到绍塞群岛(Chausey)和泽西岛(Jersey)。这是一座盎格鲁-诺曼风格别墅,主体建于十九世纪末。庄园的建造者Beust先生无比热爱此处的环境。别墅入口地板上悉心镶嵌着三十二分位罗盘玫瑰马赛克装饰,别墅因此得名“Rhumbs”(罗盘分位)。庄园稳稳矗立在岩石上,一公顷的花园盘踞山脊,直面周遭环境与自身的命运。上个世纪初,Dior一家就住在Granville庄园。

理想家园

当玛德莱娜•迪奥首次看到庄园,觉得它更像一座坚固的城堡,而非一处精致的雅居,她当即决定把这里据为己有。多年以后,她的儿子Christian面对蒙田大道30号时,也抱有同样坚定的信念。让我们回到1905年,未来的时装大师还是个婴儿。玛德莱娜劝服丈夫莫里斯买下这座前景无限的庄园。庄园至Granville市中心仅一公里。小城市“在一年中有九个月清静怡人,到了夏天则摇身一变,展现出巴黎般的优雅”。庄园拥有独一无二的景致,更为迪奥太太提供大显身手的绝佳舞台,让她开展浩大工程,营造自己梦想中的安乐窝。

granville_situation_vze_01两年里,在她亲自督导下,别墅外墙被刷成粉红色和灰色,Rhumbs里里外外翻修一新。此外,她动用了数吨松土,一座超凡的英式风格花园平地而起。一进大门,精心设计的装潢便展现非凡魔力,难以置信的景致映入访客眼帘,也赋予Christian无尽遐想。他在这里度过了人生的最初五年,以及此后无数的假日时光。

无忧无虑的童年

这是多么美好的童年。在独立的别墅中,光阴在阅读中流逝,或用来背诵园艺名录中植物与花卉名字;裹在温暖的被子里,聆听女人们歌唱《城中的燕子》(L’Hirondelle du Faubourg);仰视卧室天花板的玫瑰花饰,“房顶上悬挂着五彩玻璃灯”;端详竹制或稻草宝塔上无比精妙的小门,日本版画风格壁画从大楼梯一直延伸到天花板——“这些模仿喜多川歌縻(Hokusai)和葛饰北斋(Utamaro)的作品就是我的西斯廷教堂(Sixtine)”,亨利二世风格餐厅富丽堂皇,客厅的路易十五世风格在“真假混杂、令人陶醉的现代主义风格”衬托下更显别致;父亲的办公室是禁地,孩子们怀着一点恐惧,兴奋地等待“神奇电话”的铃声响起……一定是朋友们寻问Granville市12号在哪里。但是,Rhumbs别墅没能躲过历史的碾压,生活不复甜蜜。1914年战争爆发时,全家恰好在Granville庄园。他们决定不返回巴黎,庄园坚固的围墙和封闭的花园能给予全家最安全的保护。然而,Dior家族在1929年金融危机的肆虐下破产,这座曾经最可靠的避风港沦为首批牺牲品。庄园遭拍卖,家具被拆分,在1938年,花园也变成了公园。直至1997年,设计师的故居才被改建成Christian Dior博物馆。

追忆逝去的天堂

Christian Dior始终怀念Granville庄园“难以忘怀的暴风雨之夜,雾角发出的警报,葬礼的丧钟,笼罩在诺曼底蒙蒙细雨中的童年”。他不断用颜色(粉红色和灰色)、香水(玫瑰和铃兰)和坚定而优雅的造型,保存着这段记忆,再现“家”独有的温馨宁静。这是Granville庄园的精神。这种精神仍在为品牌注入无限灵感,如散发松树、百里香和迷迭香香氛的Granville de la Collection Privée香水。Dior御用调香师弗朗索瓦•德玛奇说,这款香水“充满松树香调,因此,不仅芳香怡人,而且浓烈辛辣,清新异常。仿佛狂风与巨浪不断拍打着岩石……在Granville庄园,大自然从不平静。此款香水将给那里带来一缕清风。”